小小罗“裸体”惊全国 艳福无边引来五女星(图)

  2005年,小小罗纳尔多(C-罗纳尔多)终于开始沿着贝克汉姆的道路夺命狂奔。继代言PEPE牛仔登陆《VOGUE》封面之后,他又成了4月号葡文版《GQ》的封面人物。之前,像纳喀索斯一样自恋的C罗总是以形象面世,这次意外地穿上了外衣,还是英国国旗装!同时他还跟刚刚复出的35岁歌星玛利亚·凯利传出了绯闻,嫁给曼联不到两年,他已经尽得贝克汉姆的真传。

  抛开奖杯和胜利,十年来,曼彻斯特人只会为两个外国佬(如果不算威尔士的话)的个人表演,专门跑去老特拉福德:一个是坎通纳,他像六十年代好莱坞男星的硬衣领,足够让街头酒吧混混知道力量的真谛。一个是C罗,只有他给苏格兰老头的机械理性足球加上不可琢磨的气质。

  这气质,可以说是让人沉迷的华丽之风,也可以说是轻薄的神经质。同龄人大多看到缺陷,范尼会责怪他只会蒙头带球,传中总是对着对方后卫去,“直肠子”史密斯更是拔拳相向;前辈却欣赏他的拉丁风,面对万千指责,弗格森不想改变什么:“如果是菲利浦带球,我要劝告他早点出球,可是C罗?我不会给出什么解释,只要他愿意,就能带球。”

  两年来,C罗传球助攻的次数大大增加,盘带过人的欲望则从未淡薄过。这个一直有着假摔恶名的20岁男人远比人们想象得坚强,长大后十多年几乎没有换过发型,自然也不会改变自己去屈从观众、媒体或背后那件7号球衣。如果你知道他的生日,或许对这种“性格分裂”就不会太过惊诧——2月5日,恰好对应大秘仪塔罗牌中第五张牌“教皇”。正立意味着可以诠释一切神秘和神圣事物,正如他的完美技术;倒立则是爱唱高调、炫耀自己和独断专行的同义词,同样符合他的个人气质。

  只有两件事,他和教皇永远没有交集——一是青春得让人嫉妒的身体,他渴望上身欲望之强烈,恐怕只有退休后的老马才能仿佛,而老马有多少肥肉,C罗就有多少鲜明的肌肉;二是,他搞事的风流不下于前任7号贝克汉姆,却从来没有类似鲁尼嫖妓的丑闻,或是英国小报常见的,多是美女爱他,却没见多少实质。

  去年7月1日,葡萄牙国内报纸,最轰动的正是一副强壮而完美的裸体,来自一传一射干掉荷兰的C罗,那恐怕是世人第一次真正见识这个男孩的男人身材。其实这家伙干什么都喜欢脱光衣服,这有什么奇怪的,如果你也出生在北大西洋上的葡属曼德拉岛,从小就在水清沙幼椰林树影的地方长大,也会爱上和人坦诚相见的感觉,至今他最喜欢的城市仍然是马德拉的首府丰沙尔(如果那也能称为城市的线年前,他呱呱落地的那刻,父母决定给他取名Cristiano Ronaldo。中国人喜欢用大罗、小罗、小小罗称呼三个说葡萄牙语的天才,如果就此以为“罗纳尔多”是葡萄牙语世界一个常用姓氏,那就大错特错,C罗的名字来自他父亲Jose Diniz Aveiro崇拜的偶像——美国前总统里根的名字罗纳德。这显然不成功,C罗小时候对读书的兴趣很一般,何况是政治,倒是爱上运动:游泳、足球和骑车。“马德拉有的是地方,我会在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练球,就是在那里,我一直在练习足球技术,创造了独特的过人动作。”现在,C罗想给自己的招牌动作注册专利,以免有人抄袭,主动讲述自己的童年绝技,就和《上帝之城》里那样,C罗就在脏破的街道,在无上装状态下,学会把自己扮成一只球场的花蝴蝶,不同的是,电影里的巴西孩子都在沙地踢球,C罗和他家三个兄弟的练习舞台则是农场。他天生热爱舞蹈和舞曲,大概这正是那匪夷所思的柔韧性和协调性的原因。

  “我觉得自己当时发展得不是很快!”这家伙的自我评价实在是谦虚得有些虚伪,10岁,他就进入父亲执教的小球队Andorinha(葡萄牙语里“燕子”的意思),踢了一场比赛就被一个俱乐部看中,愿意出价270美元的转会费,不过他选择进入当地最大的民族队(Nacional),因为后者可以提供足够他使用两年的球鞋和球衣。两年后,他就被公认为是全岛最出色的球员,有个外号叫“克鲁伊维特”,事实证明他比那个神童更加本领广大,很快就登陆葡萄牙本土。他拒绝波尔图和博阿维斯塔,选择从小就支持的里斯本竞技,17岁打上第一场职业比赛,处女战中打进两球,竞技球迷就着换人牌上的陌生名字为他歌唱。第一个赛季,C罗还没结束就成为主力,他成为俱乐部历史上第一个一个赛季经历U18、U21、预备队和一线队的“怪物”,然后,仅仅和曼联打了90分钟的热身赛,让那个镇守左路、被他差点玩废掉的奥谢赞不绝口,弗格森回到英国就逼着老板掏出1225万英镑。几天后,C罗空降曼彻斯特,全英国媒体愣是不知道这17岁、也叫罗纳尔多的毛头小子是干嘛的,凭什么继承红魔历史上最荣耀的7号球衣。

  英国比葡萄牙寒冷,脱衣庆祝的机会不会太多,这或许可以解释这个热爱自己身体的小子在曼联的表现为何总比不上国家队,虽然他是靠着红魔的威名才在半年内从葡青队挤进国家队的,欧洲杯上第一场他还是替补,可是第二场开始就是绝对主力,现在他是锋线核心,世界杯预选赛前五轮居然进4球助攻5次,绝对的巨星数字,领袖作用,反倒在俱乐部还有许多争议。英国太冷,名利气又太重,他要面对媒体的苛刻猎捕,还有前任留下的巨大阴影,自然不能像童年那样快活地踢球;一回到国内,回到地中海的阳光下,他就会脱下上衣,自由自在地和队友骑车追逐,泳池嬉戏,或是光膀子穿着马甲,玩玩快艇冲浪。菲戈说过:“这小子绝对是一个天才,有些动作匪夷所思,连我也意想不到。”可是,这种即兴发挥也只有在拉丁狂热的气氛中才有更强大的表现力,就像他回忆的那样:“我的一切花招都来自街头足球,我们吃的、喝的、呼吸的都是足球。每次我发明一个动作,就想在下一场比赛中使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