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丨艾菲尔丁加盟了一支怎样的瑞典“村队”?

这实际是我们认识欧洲国家草根足球的一个宝贵窗口。欧洲足球的根基并不是最耀眼的豪门俱乐部,而是这些悉心耕耘、不求回报地付出的小俱乐部,它们支撑起了整个国家对足球运动的热爱。

米耶尔比成立于1939年,是当地两家俱乐部利斯特尔斯IF和哈拉维克斯IF合并的结果,采用了所属的瑞典南部海岸小半岛上另一个村子米耶尔比的名字作为俱乐部的新名称。

在北欧足坛时常有这样的事情,由于很多村镇人口太少,联合起来可以集中资源。尽管联合也不总是意味着成功,但确实有这样的例子存在,例如近年活跃挪威足坛的萨普斯堡08,又或者瑞典的米耶尔比。

合并的提议来自哈拉维克斯当地一位名叫阿克塞尔·本特松的农民。在之后的一些年里,哈拉维克斯的800多个村民都把本特松当作笑料,因为合并后的俱乐部还是徘徊在瑞典第4和第6级别联赛之间。

但本特松不仅热爱足球,还是个有远见的农民。他在1940年代初低价转让出自己的部分土地,为米耶尔比俱乐部建设新球场。由于在村里建球场工程浩大,这段时间米耶尔比基本都是在附近最大城市索尔夫斯堡(1万多人)的球场比赛。新球场在1953年建成,米耶尔比在当年6月28日请来了一支德国球队VFL日耳曼列尔踢友谊赛,以4比1的比分赢得了开门红。

此战在第30分钟一度中断,因为附近养殖场的水貂从未听到过那么热闹的声音,所以发起“特别行动”大举入侵球场。水貂是当时北欧国家从美国引进的动物,其皮毛和脂肪颇有价值。但水貂真的应该在首场比赛中得到致敬,因为它们是米耶尔比的第一个金主。

本特松是当地最早养殖水貂的农民,很快其他人也效仿它。当地人养水貂有了钱,又利用海滨空地开设度假营地,哈拉维克斯终于不再是个渔村,当地经济靠着养殖业和旅游业飞速发展起来。一度有动物保护组织来制造麻烦,质疑水貂的生活条件,瑞典也进行了相关立法,其他地区不少养殖户被迫放弃。但又是本特松说服了当地人一起改善条件,就这样拯救了养殖场,维护了村民的财路。

有了更多钱投资旅游业,当然也有更多钱可以投资到足球俱乐部,在业余联赛和低等级联赛里,一点点钱往往意味着巨大的差异,米耶尔比开始可以邀请更多好球员加盟,还翻修了球场,把田径跑道拆除专心经营足球。他们在1970年代稳固了自己在瑞典次级联赛的位置,并在1978年首次升入瑞典顶级联赛。

米耶尔比毕竟是村队,大多数时候升入顶级联赛都会维持不了太久就降回第2级,有时候甚至会掉到第3级。最近一次升级则发生在2019年,他们在2年内连续从瑞典乙升入瑞典甲又升入瑞典超。而这次升级之后,米耶尔比尽管每年都被瑞典媒体预言会降级,却每年都可以稳稳保级,而且总是在联赛赛程过半的时候就已经锁定了保级。今年他们甚至爆冷打进了瑞典杯决赛,将和赫根争夺冠军,如果夺冠,他们将可以迎来俱乐部历史上第一次欧战经历。

这需要感谢一位名叫哈塞·拉尔森的体育经理,俱乐部创办者本特松之后涌现出的另一个特立独行的村民。拉尔森在距离米耶尔比只有几公里的一个农场里长大,17岁时进入米耶尔比俱乐部,随队征战了队史第一次瑞典顶级联赛。90年代退役后,他两度出任球队主帅,2016年成为当时征战瑞典乙的米耶尔比体育经理,他在这个职务上给俱乐部带来最大的改变。

在北欧国家,无论瑞典还是挪威,像米耶尔比这种级别球队的主要困难之一是无法和球员签订长约。很多球员都只接受签约到赛季末,如果踢得足够好,他们就会以自由身去别的更大的俱乐部。这使得俱乐部的账本在大多数年份都是赤字,需要会员股东们总是慷慨解囊。尽管钱不算太多,但是对于一个小地方的人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拉尔森上任后,以挖掘新秀为基本路线,米耶尔比每年能卖出少数不错的球员,这样就改变了财政平衡,俱乐部能够盈利了。

不久前瑞典《晚报》体育部在全瑞典超球员中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其中一个问题是“谁是你心目中的瑞典足球最佳体育经理”。平时极少在媒体上露面的拉尔森得票高居第二,排在首都豪门佐加顿斯的博塞·安德森之后。

后来瑞典《晚报》派人去采访拉尔森,被他带到了体育场地下室里的一个小型会议厅。记者问他:“你的办公室在哪里?”拉尔森说他没有办公室。

现在的欧洲俱乐部都在努力扩展自己的招聘部门,有海量的比赛路线分析,大数据也都进入了选材手段。在瑞典超最重要的俱乐部马尔默,一共有7名全职球探和分析员,他们不仅有足球眼光,还擅长各种软件。结果这位瑞典超第二优秀的体育经理,甚至电脑都没有!

61岁的拉尔森到底如何选人呢?他说他是农民出身,12岁就开始卖自家产的草莓了,懂得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识货的要诀就是要自己亲眼看到,而不是听别人转述,“只要是我亲自看过的球员,基本不会错。”

拉尔森和太太就住在距离米耶尔比球场200米的一栋别墅里。实际上他很多时间会在家里工作,连续看3、4场比赛,这样常常会引发太太的抱怨。他给两个儿子的名字中间都放了一个“T.”,这不是“托马斯”之类的名字缩写,而是单独的字母,代表拉尔森钟爱的球队托特纳姆热刺,但其中一个儿子背叛了父亲,他支持利物浦。

拉尔森平时选人不会反复看热刺的比赛,他关注的是瑞典甲、挪威超、挪威甲等赛事。这些联赛的俱乐部大多数和米耶尔比一样,没有条件和球员签长约,所以拉尔森如果看上了某人,有很大的概率可以免签到他,关键是去说服对方。而艾菲尔丁在中国国青的比赛原本不属于拉尔森关注的范畴,但米耶尔比体育经理身边有3、4个信任的经纪人给他推荐球员。拉尔森看了中国国青的录像,觉得艾菲尔丁潜质还不错,不过米耶尔比肯定没钱买他,但经纪人表示有希望争取到租借,于是这笔压哨签约就谈成了。

拉尔森评价艾菲尔丁的时候肯定了国青队长的速度,这是他最看重的地方。米耶尔比不是一个可以在技战术方面能够奢望踢出超高水准的球队,他们要求的是球员勤于跑动,同时还得足够快,这是瑞典超的基本要求。

米耶尔比在瑞典国内也时常从别的大俱乐部租借球员。他们最令人称道的是,几乎所有租借而来的年轻球员都在这里获得了成功。比较典型的有目前效力里昂的阿明·萨尔。他在2021年夏天从马尔默租借到米耶尔比的时候还严重缺乏职业经验,但半年就足够他崭露头角。赛季末马尔默把他以23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荷甲海伦芬,1年后海伦芬又把他卖去里昂,身价已经涨到1100万欧元。

这些租借来的球员有一部分甚至是之前在原俱乐部遭遇成长瓶颈的。拉尔森说:“球员在我们这里能蓬勃发展,得益于一个很好的环境,我们也总是有优秀的教练。这里气氛祥和安静,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成长。他们可以专注足球,因为在我们这样的地方也没有太多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挑选教练也是拉尔森的一绝,他能够从小球队里选出那种处于上升阶段、有想法但又不是纸上谈兵的年轻教练。例如现在执教贝尔格莱德红星的40岁少帅米洛杰维奇,他退役后在冰岛联赛执教有点成绩,拉尔森请他来负责米耶尔比青训,然后又升任为助理教练、主教练,是他带领米耶尔比两级跳从瑞典乙升入瑞典超,然后米洛杰维奇去给斯坦科维奇担任助手,之后又回到瑞典执教过哈马比和马尔默。在斯坦科维奇离开贝尔格莱德红星后,米洛杰维奇再回到塞尔维亚成为该国第一豪门主帅。

还有现年46岁的布伦斯特伦,他在去年执教米耶尔比之前只单独执教过哈马比U19、瑞典甲延雪平等球队。去年率米耶尔比轻松保级,布伦斯特伦在赛季末被首都斯德哥尔摩第一豪门索尔纳挖走了。拉尔森还从俱乐部退役的球员里招聘了多人负责青训,这也是一种准备工作。拉尔森的眼光很独到,如果有谁具备执教一线队的潜质,他一定不会错过。

5月18日,米耶尔比将和上赛季联赛冠军赫根一起争夺瑞典杯冠军。比赛地点就是米耶尔比的主场,这注定会成为该队的历史节日。米耶尔比进入决赛以后,拉尔森在更衣室流泪了,这可能是他作为一个村民所能实现的最大足球梦想。

对手赫根其实在历史上也是一个小球队,近年依靠经营足球夏令营赛事成为富人,因此组建了强大的球队,甚至挖到了曾在意大利小球队踢球的萨穆埃尔·古斯塔夫松担任中场核心。古斯塔夫松很不高兴决赛放在米耶尔比的主场,他说那个场地就是一个“尿尿竞技场”,尽管米耶尔比的主场其实比赫根的主场还多200个座位,而且米耶尔比是天然草皮,赫根是人工草皮场。

古斯塔夫松的评语伤害了拉尔森,他罕见地选择了去媒体上进行还击,“你践踏了我们整个俱乐部,你就是个被宠坏的混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